赵志付:刚柔辨证愈心脏神经症

中国中医www.lgdcf.com  时间: 2015-11-18  内容来源: 中国中医药报

刚柔辨证理论是中国中医科学院心身医学科赵志付主任医师,在继承其导师欧阳琦教授和董建华教授学术思想的基础上,根据《黄帝内经》的“心神合一论”、“天人合一论”、“脏腑相关论”等相关理论,结合自己多年临床经验以及当今社会疾病谱的特点,指导临床诊治心身疾病的一套独特理论体系。

该理论认为心身疾病发病后首先伤肝,波及心、脾、肺,日久及肾。初期多为肝脾同病、肝心同病、肝肺同病,后期多为肝肾阴虚或肝脾肾阳虚。末期阴竭、阳亡、阴阳离绝而终。病性为刚柔不能相济,而致疏泄失职,气滞血瘀,痰阻湿困或气逆化火,火热伤阴,升降失司,日久由实转虚,脾虚肝郁或肾虚肝旺,极少纯虚证。

根据人体阳刚和阴柔的属性不同,可分易致肝疏泄不及或太过。素体阳刚,七情过极,则出现疏泄太过的阳亢阴虚的肝旺证候,称之为刚证;素体阴柔,七情过极则出现疏泄不及,肝郁气滞血瘀湿困的肝郁证候,称之柔证。

临床发现,心身疾病病机主要为肝脏疏泄太过与不及引起的机体刚柔不能相济。治疗应柔以制刚,刚以制柔,采用刚柔辨证论治方法。具体为肝疏泄太过而致刚证者用柔肝抑制其疏泄;肝疏泄不及而致柔证者,用刚法以增强其疏泄,即《内经》所说:“用辛补之,用酸泻之”。刚柔再分虚实,具体而言,分为两纲、四型、十六证。笔者在此举例说明。

【病 案】

姚某,女,52岁,2013年10月9日初诊。

患者心慌2年余,近日因与家人争吵症状加重,在他院检查未见异常,诊为“心脏神经症”,治疗无效。患者平素性急易怒,现心慌气短,伴有心烦易怒、胸闷、短气、头晕、头胀、眼干、胁肋胀、失眠多梦,纳可,二便常。诊见舌红,苔薄黄,脉弦细。

辨证:心肝阴虚(刚证之虚证)。

治法:柔肝养心。

主方:芍药甘草汤合天王补心丹加减。

方药:白芍10克,丹参30克,炒酸枣仁30克,柏子仁30克,百合30克,茯苓30克,枸杞子20克,菊花12克,桑叶10克,栀子10克,淡豆豉10克,磁石30克(先煎),肉桂3克,生牡蛎30克(先煎),炙甘草6克。14剂,水煎服,日1剂。嘱其放松心情,适度运动。

10月23日二诊:心慌减轻,夜间入睡仍困难,原方加代赭石(先煎)、牛膝,继服14剂。

11月6日三诊:睡眠改善。守方继服1个月,期间守原方略做调整,症状基本痊愈。

【按】:心脏神经症属典型的心身疾病,其发病首先伤肝。赵志付认为该病案患者属于刚证,其症候属刚证虚证之心肝阴虚型。本方以白芍、丹参、炒酸枣仁、柏子仁、百合等柔肝养阴安神,以桑叶、栀子、淡豆豉、菊花等凉肝清热除烦,磁石、牡蛎重镇安神,集柔肝、清肝、镇肝于一体。

(作者:张慧)

责任编辑: 刘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