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国明:中医在欧“民热政冷”局面亟待解决

中国中医www.lgdcf.com  时间: 2015-09-23  内容来源: 经济参考报

>>>背景资料:林国明,曾在浙江中医学院任教20多年,于1990年将中医引入西方社会,现任比利时中医药联合会会长。数十年在布鲁塞尔、鹿特丹、不来梅及巴黎悬壶行医,全凭深厚的中医学理基础及丰富的医疗临床经验,融合中医理论、中药、气功、针灸、整骨、点穴、推拿综合治疗,不仅为华人服务,更深入欧洲民间,为疗养院中群医束手无策的病患医疗,救治无数病入膏肓的病患。

今年以来,中医治疗和理念在欧盟总部比利时布鲁塞尔的传播力度空前,得益于数场针对欧盟机构官员和家属的义诊活动,令广受欧洲群众欢迎的中医得到更广泛的“政客”支持。比利时中医药联合会会长林国明接受《经济参考报》记者专访时表示,高层的推动有望令中医在欧洲取得进一步发展。

据参与义诊活动的林国明介绍,大约36个欧洲议会议员和家属参与了中医体验,他们反响非常好,并期待预约下一次的诊疗。在比利时进行义诊的专家还有来自北京中医药大学及中国中医科学院,他们在各自的学科都属于顶尖专家。

欧洲议会一位负责中国事务的高级官员就亲身体验了中医的“神奇”。他告诉记者,他经常在访问中国时去书店购买一些有关中国传统文化的书籍,如针灸、中医等,想尽可能地了解这方面的知识。他说:“我非常信任中药和中国医生,他们对我一直很好,对我很有帮助,他们使我的健康状况得到改善。我非常感谢他们。”

第一个在欧洲议会工作的中国人盖琳说,为欧盟官员进行中医义诊还是第一次,其中经历了一些波折,“刚刚提出这个想法,我想面对欧盟官员搞一次义诊,当时议会里的一些同事是比较反对的,因为中医没有被欧洲在法律层面上予以认可,他们觉得我这么做太危险。但是在我的坚持下,得到了欧洲议会欧中友好小组主席德瓦议员的支持。我尝试着向全部的官员发了一封邀请信,说我们有计划搞这个活动,希望大家参加。发了之后,我发现这些官员响应得很积极,在短短的一天之内就有超过50位官员来报名,整个欧盟机构都有,有欧委会的人,有理事会的人,有议会的人。”

欧洲议员们的积极响应反映了中医治疗的群众基础。谈及中医当前现状,林国明说目前更像是保健,而非药物和手术治疗,当地人接受程度很高。“病人中八九成是当地人,疗效被口口相传,越来越受欢迎。推拿、针灸、火罐、刮痧等治疗办法是目前最常用的。

然而部分治疗项目仍未合法化,用药难以得到认可,制约了中医在欧洲的发展。

据林国明介绍,中医在比利时从一开始进入之日起,就面临着民间热、政府冷的局面。

“一大瓶颈就是中药进不来。2012年欧盟规定正规医疗药品需要有12-15年试用期,中药需要一味一味地进才能合法化,然而目前一个都没有,中药的作用无法发挥,对中医发挥效果限制巨大。”

另一大瓶颈就是行业壁垒令中医难以完全合法化,林国明说,“诚如任何事物在其发生和发展过程中,总会遇到各种阻力。很显眼,中医在比利时的发展过程中也始终面临着这个难题,因为,中医确实是在整个医疗体系这块大蛋糕和奶酪上,已经分到了一羹。而这个事实是西医不愿看到、西药制造业也很不乐意的一个现实。”

中医处于法律灰色地带的状况在上世纪80年代初还相当严峻。就有几位医生中医学成归来,使用针灸为病人诊治,而被法院判罪。正因如此,针灸立法的呼声一直很高。

1999年4月,时任比利时卫生部部长Colla(比利时社会党,此项法案被称之为Wet Colla),鉴于中医以及其它3项辅助医疗体系在比利时大众中越来越受到认可的事实,推动了一项中医针灸立法进程。这是所有欧洲国家中以立法形式确定中医地位的最积极的部长和最积极的举措。可惜,由于政治动乱,二恶因事件的发酵,这届政府在这项法律提案还没有最后法律投票生效之前就解散了。尽管如此,这项法律议案还是有效的,目前还在讨论和修改之中,任何人和政党不可以随意将这项法律提案销毁或否认。

在中医和其它3项相关辅助医疗体系立法的进程中,自然会受到来自传统西医学和西药学的极力反对和阻止甚至到了针锋相对、你死我活的地步。相比较而言,不能否认和低估传统医学以及背后庞大的西医西药制造业的巨大团队、能力、财力和政治背景,他们与上层领域的关系要比相对保守和松散的中医从业人员来说强得多。最明显的例子就是去年发生的。比利时各个大学的医学院院长举行了圆桌会议,一致通过了取消中医针灸以及其它3项辅助医学在高等院校中的教育地位。林国明所在的中医学院挂靠的是 Hogeschool Brugge (归属鲁汶大学) 也受到影响,决定停止中医针灸教育的课程、招生和教育。虽保证尚未完成的中医高等教育继续按照计划完成,但不能招收新的学员。

随着比利时中医从业人员的逐步增加,比利时的相关人士也开始探索在比利时本土开办中医教育。上世纪80年代初期,第一所中医院校——精明中医学院(Jingming college for Traditional Chinese medicine)在比利时宣告成立。学院吸收了在比利时的著名中医师和在比利时附近的中医师,学制3年。与此同时,比利时的医生中医学院也在布鲁塞尔宣告成立,这个学院招收对象是那些业已经过西医培训的医生,对他们进行中医培训和教育,学制2年。

上世纪90年代,中医在比利时得到长足进步,每年招收的新生学员上百人,各类提高班和讲座也频繁举办,与中国国内的中医高等院校的交往也日益紧密。林国明就曾促成精明中医学院与南京中医药大学、广西中医学院、江西中医药学院的校际交往,使两国师生教学来往和临床实习得到进一步巩固。

本世纪初,中医正式纳入了比利时的高等教育,得到了比利时教育部的认可,中医学院归属相关大学,进行3年制教育。由于比利时高等教育有着严格的招生和管理制度,规定只有先期已经接受过比利时高等教育的学生,诸如西医、助产士、护士和牙医等,才有资格进入中医教育,接受颁发的毕业文凭,否则中医学院对其只能颁发结业证书。经过比利时高等中医教育毕业学生,毕业文凭相当于硕士。

林国明说,在困境之中,中医从业人员能够做的就是团结起来,积极应对,参与卫生部的圆桌会议,继续推动中医的立法,从而在法律框架之内建立健全和完善对中医最好的保护。中医教育目前是遇到了寒冷,但是,就形势来看,那只是短暂的,还是有很大的可能在立法层面取得上层领导的支持,因为,一直到新政府成立之前,这项立法工作和进程一直没有停止过,而且是一直在向好中医立法的方向上发展着。此外,不是每一所大学的高等教育院校都同意停止中医针灸教育。林国明所在的中医学院就积极开展了与其它院校兼并重组,成立了新的中医学院 (www.iczo.be) ,挂靠在鲁汶大学的另外一个高等学院——Lier Hoogschool。只要打开其网页,就会自然发现中医教育进入另一个鼎盛时期。目前,比利时的另外一所中医学院(http://www.otcg.be)也继续挂靠在安特卫普的一所高等院校名下,积极从事着中医教育和职业培训。可见,中医在比利时进步的脚步一刻也没有停止过。

(闫 磊)

责任编辑: 刘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