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沈林脾胃病辨治经验

中国中医www.lgdcf.com  时间: 2014-09-15  内容来源: 中国中医药报

江苏省中医院刘沈林教授是全国老中医药专家学术经验继承工作指导老师,江苏省名中医,南京中医药大学博士研究生导师。师从国医大师徐景藩教授,从事中医临床工作数十年,在脾胃病和消化道肿瘤证治研究方面有较深造诣,形成了较为完整的学术思想。笔者现简介如下。

学崇东垣天士 术承吴门孟河

李东垣强调脾胃为元气之源,人体气机升降之枢纽,内伤脾胃,百病由生,治疗多从温补脾胃,升举阳气立论。叶桂则强调脾胃分治,“脾胃体用各异,太阴湿土,得阳始运;阳明燥土,得阴自安,以脾喜刚燥,胃喜柔润也”。倡导甘凉濡润,滋养胃阴法,即“所谓胃宜降则和者,非用辛开苦降,亦非苦寒下夺以损胃气,不过甘平或甘凉濡润以养胃阴,则津液来复,使之通降而已矣。”

刘沈林推崇李东垣和叶天士学术观点。临证中,对胃阴不足而胃痛、嘈杂者,每用甘凉,远离苦寒而取效。

他认为:脾胃濡养周身、四肢百骸,故而五脏六腑皆有胃气;治病必以胃气为本,凡病之发生和转归莫不与脾胃有关。故不仅是诊治脾胃病,重症危侯尤应处处维护胃气,强调“得胃气则昌,失胃气则亡”的重要。他指出消化系病证之因,是气血渐惫,或久病中土受戕,治当调理脾胃,滋其化源,使脾运胃健,助正祛邪。

他还术承吴门学派,兼蓄孟河余韵。临证主张:治脾宜温、宜补、宜升、宜燥;治胃宜清、宜润、宜通、宜降。补脾在于温补脾气,升发脾阳;益胃在于柔润养阴,通降和胃。对肿瘤晚期的治疗,十分赞同孟河学派费绳甫之说:“若胃气不和,则滋补肾阴,徒令凝滞在脘,温补脾阳,反致劫烁胃阴,饮食日减,虚何由复?经谓有胃气则生,无胃气则死。”强调胃气在劳损治疗中的重要作用。

论病中西合参 治分体质时期

刘沈林认为,在中医基础理论的指导下,运用现代医学影像学检查、内镜检查、实验室检查、病理组织检查,甚至基因检查等先进技术,从器官、细胞、分子水平等较深层次上辨别“证”,可补充和延伸传统四诊的宏观辨证内容,使现代医学的检测为中医辨证服务。这能大大拓展中医的视野,对疾病早期诊断、早期治疗有重要意义,也更能体现出中医治未病的原则。

现代中医借助理化检查大大丰富了“症”的内容,将西医辨病与中医辨证相结合,施治从“病、证、症”三个层面着手,辨病论治、辨证论治、辨症论治共同构成现代中医诊疗体系的完整内容。并借助西医学病名强化了辨病的客观性,在辨病基础之上辨证,组方选药既充分考虑传统中药性味归经、功效主治,又能够借鉴现代中药药理学的研究成果,病、证、症结合论治,提高了临床疗效。

其次,辨质(体质)是辨证论治中的重要环节,体质在证的形成中起着重要的作用。个体的体质发源于先天,培养于后天,影响着疾病的发生、发展和病理变化,而且与疾病的治疗息息相关。

体质辨证是因人施治,不是孤立地看待病症,对个体差异进行分析,掌握不同体质的特征,施以不同的治则,体质辨证是辨证论治更加具体的运用和拓展,体现“治病求本”的治疗原则。

此外,疾病的不同期别预示着治疗目标不同,特别是消化道肿瘤,刘沈林把肿瘤患者分为三期:癌前病变期,治疗目的为阻止肿瘤的发生;可手术期,治疗目的为防止复发转移;不可手术及晚期,治疗目的为延长生存期,减轻症状,提高生活质量。

用药平正醇和 组方精致灵动

刘沈林强调,治病的关键是辨证准确,义理得当,而不在药味新奇。药物的作用是导引、是调整、是流通,即“四两能拨千斤”。临床选药宜平和,勿伤脾阳,勿损胃阴,使阴阳互根,以平为期。组方用药应少而精,恰到好处。

他调治脾胃虚弱喜用参苓白术散,补益脾阴多选太子参、淮山药、炒扁豆、莲肉等,并辅以白芍、甘草,佐以神曲、谷芽,药取甘平为主。对于脾胃阴虚消运不力兼气滞者,则佐以理气而不耗阴之品,如佛手、枳壳等。

刘沈林治疗脾胃病时,按照升降和合的法则,合理配伍组成药对,一纳一化、一升一降,寒热同用(如黄连与吴萸)、升降同用(如桔梗与枳壳)、补消合用(如白术与鸡内金),据证采用辛开苦降、温清相济之法,使脾胃得以升降运化,灵动而不呆滞。

此外在治疗脾胃病时,每于健运中州之品中加入少许砂仁、陈皮,以促脾胃运化,宣发中焦气机,达到“补而不滞”的效果。

研究效理并重 融汇古义新知

继承与发展,临床与科研,始终是中医药发展面对的重大课题。刘沈林认为,中医的经验来源于实践活动,上升到抽象的医学理论需要一个升华的过程。而学习经典医籍和医案是通向成功的捷径。他长期坚持研读明清医案,精研《内经》要旨,努力挖掘有效方剂,在取得较好临床效果的基础上开展基础科学研究,寻找其作用机制,并研制成新药服务于临床。

乌梅丸是《伤寒论》中方剂,临床常用而效佳。刘沈林进而应用乌梅、五味子配伍组方,取得了良好疗效,被其称为“乌梅法”。通过多年临床经验总结,认为乌梅、五味子可用于胃癌的抗转移研究实验。

乌梅养阴柔肝,敛肺涩肠,固摄癌毒,一方面养阴生津,养血止泻,扶助正气,直接增强免疫功能,抑制胃癌的发生和转移;另一方面又可“蚀恶肉”,解毒抗癌,销蚀瘤体,诱导肿瘤凋亡,抑制肿瘤转移。

五味子敛肺止咳,益气生津,补肾宁心,在胃癌中可起到解毒抗癌,增强免疫功能,收敛固涩癌毒瘀血,预防和抑制转移,缩短治疗过程。

他进一步实验研究显示:“古方乌梅散”能增强机体免疫力,促进机体的抗癌机能,能抑制肿瘤细胞生长侵袭和转移,抑制转移相关分子MMPs、VEGF、CXCR4的表达,且能明显延长荷瘤鼠的生存时间。上述研究体现了疗效和机理并重的治学思想,既发挥了中医的古义,又彰显了现代医学的新知。

(陈玉超 江苏省中医院刘沈林工作室)

责任编辑: 刘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