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蜀华:中西合璧治心系疾病

中国中医www.lgdcf.com  时间: 2014-08-01  内容来源: 中国中医药报

原江苏省中医院院长、主任中医师唐蜀华,是全国第四、第五批老中医药专家学术经验继承工作指导老师,中国中医科学院中医传承博士后流动站指导老师,江苏省名中医,享受国务院政府特殊津贴。他出身中医世家,幼承庭训,习古文、诵汤头,又师从于国医大师周仲瑛,苦学三载,益见精进。

唐蜀华中西互参,悉心钻研心血管病的理论与实践,努力发扬中医的优势特色,是业内有鲜明个性的专家之一。笔者现将其主要学术观点概述如下。

中西合璧互补短长

传统中医望闻问切,仅凭医者感官直觉辨证易于受限,唐蜀华认为:超声、心电、同位素,皆应纳入中医范畴,窥镜、CT等皆为四诊之延伸,现代中医应力排“西化”之嫌,坚信辨病可以帮助辨证,发扬中医治疗之长。

如唐蜀华曾治一“喘证”患者,其前按“哮喘”治疗3个月,历经宣肺化痰、补肺纳肾等治疗,病情不减。他仔细听诊发现心脏有杂音,进一步检查诊为“心衰”,改以益气温阳、活血利水之方药治疗,效如桴鼓。临证类似病例,并非鲜见。

唐蜀华强调,在治疗上,中医要努力寻找西医的不足,发扬自己的长处,并实事求是地根据循证医学的结果评估自己的不足,借鉴西医之长,为患者制订最佳治疗方案,最大程度地发挥中医优势特色。

如论治高血压病,既要发挥中医改善症状,调节血糖血脂代谢,血液黏稠度,保护重要器官等整体优势,又要看到中医在稳定降压方面仍是薄弱环节,不妨应用“西药”之长,以减少心、脑、肾、大血管的进一步损伤。

他主张发挥中医多靶点、多环节、双向平衡等整体调整作用,着重恢复自身抗病能力,并吸取西医治疗针对性强等长处,将传统理论与中药现代药理相结合,重视药物的量效关系、配合意义以及中西药同用的利弊。强调要发展中医理论就必须积极推进中医现代化,评价中医疗效必须从个人经验上升到现代科学的水平。

形成“心系疾病”治论

唐蜀华从事临床、科研50载,悉心钻研心血管病的理论与实践,形成了自己“心系疾病”的学术经验。

动脉粥样硬化疾病

唐蜀华认为动脉粥样硬化的发生与虚、瘀、热、毒密切相关。阴虚是动脉粥样硬化发生发展的病理基础,而脉络瘀阻后壅瘀生热化毒为害,为动脉粥样硬化进展过程的关键环节。阴虚之体,易生内热;阴虚血脉失于濡润,血行稽迟而为瘀。且诸多复杂的病因作用于阴虚之体,正衰积损,滞而成瘀,积瘀成毒。瘀久不除,可郁而化热;反之,血得热又煎熬成瘀。而热又可蓄热成毒,助长毒势。

如此,多种病理因素交织,相互作用,相互影响,以至瘀血热毒渐损伤血脉,最终导致动脉粥样硬化的发生发展。唐蜀华据此总结了具有养阴活血、清热解毒作用的芦黄颗粒(由何首乌、黄精、姜黄、红花、虎杖、漏芦组成),在临床实践中取得了较好的疗效。

慢性心力衰竭

他认为心衰为本虚标实之证,以心之气阳亏虚为本,血瘀、水饮为标。本虚(心阳气亏虚)是心衰的病理基础,贯穿整个病理过程的始终。治疗应注重审机论治,标本兼顾,故益气温阳、活血利水是其重要治则。唐蜀华并强调应病证结合,把握病情发展;重视循证,结合药理。

在心衰的治疗中,补益心气乃其主法,且不忘运脾理气。温阳首推化气通阳之桂枝。滋阴须分深浅,常于麦冬、天冬、北沙参、玉竹、石斛中选择。活血化瘀贯穿始终,常可选用活血兼益气或通阳的三七、桂枝。利水以淡渗之品为主,如茯苓、猪苓、车前子、泽泻、防己、玉米须等。此外,益气利水(黄芪、白术)、温阳利水(桂枝)、活血利水(水红花子、泽兰)亦常用。

另,心衰与肺、肾密切相关,应注意固本清源,或泻肺利饮,或补益肺肾。关于立法遣药的体会,唐蜀华总结为:益气贵运脾,温阳须斟酌,滋阴不可过,活血不宜凉,利水需常流,肺肾须兼顾。

高血压病

唐蜀华认为要把握好中医干预高血压的目标定位。中医发挥整体平衡和辨证论治的优势,不仅能够改善高血压的临床症状,调节机体紊乱的代谢状态,提高患者的生活质量,同时也能够降低血压。

中药降压涉及清热类、泻下类、活血化瘀类等,包含多种化学成分,其降压机制也是多途径的。不仅是复方,单味中药的降压也可能是多种机制的共同作用。但中药对多数2、3级高血压的降压效果并不理想。

故中医的相对优势在于整体调节,以辨证施治为主。应在以下五方面把握其目标:辅助降压、改善症状、保护靶器官、纠治代谢障碍、减缓西药副作用。

舒张性心衰

舒张性心衰与收缩性心衰,在中医辨证论治上是不同的。舒张性心衰多在心衰的早、中期,以心肺为主,本虚以气虚为主(阳虚不突出),标实为血瘀水停较轻。收缩性心衰则常见于心衰的中、晚期,以心肾为主,阳气不足,每致阳虚,血瘀水停较重。舒张性心衰的病机为心气不足,肺气郁滞,血瘀水停程度较轻。

唐蜀华提出了心肺同治的治疗大法,研制了具有益气宣肺、活血利水作用的益气舒心颗粒,全方由黄芪、三七、丹参、前胡、防己、泽泻等组成。

心律失常

唐蜀华认为本病多虚实夹杂,临证当详辨。虚者不外气、血、阴、阳亏损,心失所养;实者多由寒凝、痰火、水饮、血瘀,气血运行不畅。缓慢性心律失常多属气虚、阳虚或兼寒凝、痰饮;快速性心律失常多属血虚、阴虚或兼虚火、痰火、气火。心悸多伴有脉律失常,当结合病史及症状推断脉症从舍,以防谬误。

本病病因各异,辨证分型尚欠统一,但病机总属气血(阴阳)失调,心神失养与心神不宁。治宜调和气血(阴阳),宁心安神。一方面,根据基础病并结合心悸、怔忡之病机要点,辨证施治,灵活处置。另一方面,在辨证施治的基础上,可结合辨病和现代药理研究,加用具有抗心律失常作用的药物,力求做到整体调节与强化针对性的最大统一。

凡临床症状多、证候典型者,当以整体调节为主,酌情参考中药抗心律失常药理研究选择用药。无症状或证候不典型者,可以经验治疗为主,探索中药抗心律失常作用。

(王振兴 江苏省中医院唐蜀华工作室)

责任编辑: 刘璟